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电易汇光伏企业网 > 组件 > 东方日升 > 融资 > 股市
东方日升被迫取消发行33亿可转债 四季度大亏谜团:12月份光伏组件价格最高,毛利率却为负
文章正文

东方日升33亿可转债发行上演大逆转。

 

尽管抢在公布年度业绩大跌之前完成了可转债发行,但由于其扣非净利润出现亏损,导致已经不符合相关发行条件,该公司不得不被迫终止了此次发行。

 

根据东方日升的公告,由于该公司2020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亏损6,000.00万元–14,000.00万元,该财务指标不符合《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注册管理办法(试行)》第九条第(五)项(以下简称“管理办法”)、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(202012月修订)》第2.2.3条等规定的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债发行上市条件。因此,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可转债发行,并向深交所申请撤回本次可转债相关申请文件。

 

资料显示,东方日升所援引的上述管理办法为20206月才正式开始实行的,其中明确规定只有满足最近二年盈利,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者为计算依据这个条款,才能发行可转债。

 

不过,需要注意的是,在此前该公司发布的三季报中,尽管其扣非净利润已经出现大降,但整个前三季度仍然高达3.5亿元,为何在仅仅一个季度后,却出现了至少6000万元的亏损。

 

此外,就其公布的详细数据来看,12月份的组件销售价格最高,但该月份的毛利率却为负,与前两个月份相比,明显异常。

 

与此同时,除了四季度业绩大亏给出的理由并不完全令人信服外,在此次东方日升33亿可转债发行的时间表上,正如电易汇此前所质疑的那样,也存在着种种蹊跷之处。

 

对此,在对深交所相关询问函的回复中,东方日升给出了解释,即确实一切都发生在四季度。

 

数据显示,该公司四季度的光伏组件出货量达到了2.6GW,为所有季度最高,收入也达到了35亿元。

 

但是,虽然量是有了,却没有了价格,其单价进一步降至了1.35/瓦,较第三季度的1.41元下降了4%,导致其该季度的毛利率也由前一季度的15.72%大降至2.63%

 

与之相反,产品价格下降了,但与之相关联的原材料的价格却出现了上涨。

 

东方日升表示,公司第四季度成本上升明显,其中仅玻璃这一种材料就使得单瓦组件成本增加0.07元,其中12月更处高位,导致产品毛利率大幅降低,进而第四季度业绩下滑。

 

不过,就其数据来看,玻璃成本仅占其组件成本的16%。而占比高达6成的电池片的价格虽然较三季度上涨了6分钱,但却与二季度一样。

 

与此同时,就其公布的更为详细的月度销售数据来看,10月份的光伏组件销售价格最低,为1.32/瓦,该季度的销售量为750兆瓦,但仅占其整个四季度的30%。而到了11月份,则涨至了1.35元,也即整个四季度的平均值,12月则又涨至1.37元。

 

更加蹊跷的是,10月份最低价时,其光伏组件的毛利率为2.55%,但12月最高价时,其毛利率反倒不如10月份了,毛利率变成了复数,为-1.93%。而就11月份来看,却遵循了价格上涨毛利率也上升的规律,达到了8.36%。如果按照这一规律,在价格最高的12月,其毛利率也应该最高,而不是应该为负。

 

基于此,仅就上述的详细数据来看,该公司为何在四季度出现大幅亏损,尤其是在12月份,该月份组件价格最高,出货量也最大时,但却出现了毛利率为负的情况,甚至还不如价格以及出货量更低的10月份。而对于上述种种的反常现象,东方日升并没有给出进一步的解释。

 

除了四季度业绩大亏给出的理由并不完全令人信服外,在此次东方日升33亿可转债发行的时间表上,正如电易汇此前所质疑的那样,也存在着种种蹊跷之处。

 

以其业绩预报为例,在该公司初始发布的公告中,并没有明确给出其扣非净利润为负的信息,而只是用一行小字提示,即“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3亿元,主要为公司所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,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为-1.4亿元至-6,000.00万元”。但是事后证明,该信息才应该是整个业绩公告中最为关键的信息。因此,严格来讲,该公司在信息披露上,并没有达到“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、准确、完整、及时地披露信息,不得有虚假记载、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。”这一规律规定,尤其是在完整以及误导性陈述上。


更多光伏产业


光伏上市公司


光伏企业深度分析


电易汇光伏原创资讯平台


电易汇光伏企业网


或者微信公众号,光伏数据汇

相关推荐
  • 广东测评
  • 电力交易
  • 数据
  • 企业
  • 项目动态